把酒话桑麻

头像by好屁/随便写点东西/是个神经病/杂食向

假如星辰不再。<27BG >http://recall27.lofter.com/

练手作。


Zero
 又来了。
 胃部传来强烈的疼痛感让她惊醒,于是挣扎着坐起来,然后便赤脚下了床趁着窗外透进的月光找到药瓶,倒出几粒就端起桌上的水喝了下去。之后她就呆呆地看着窗外皎洁无暇的月,可好景不长,没过一会月亮就在乌云的笼罩下变得若隐若现。而随着疼痛感地渐渐消失她意识到该重新回到床上睡觉了,于是她便上前关了窗户。
 谁能想到一回到床上就睡不着了。听着窗外传来轰隆隆的雷声,接踵而来地便是倾盆大雨。雨点不断滴落在乌黑的屋檐上,发出“嘀嗒”的声音。她把头埋在枕头里,窗外的雨让她想起了另一个人。果不其然,没过一会枕头开始变得湿湿的。 
 记得也是在这样一个雨天,她眼睁睁地看着那个少年离开他的世界,一步一步渐渐走远,没有回头。
 忘掉他。她这么告诉自己。



One
 是什么时候开始注意到坐在自己后排的那家伙的呢?
 他总是会在课上睡觉,从窗外透进的阳光在他脸上留下微微晃动的斑点,而夕阳则会为他的侧脸勾勒轮廓。你听到窗外有翅膀扑动的声音,于是转过头,看到大群的飞鸟从窗口掠过,只留下天边遥远的影子。
 然后你便从包里拿出素描本,霎时,整个教室里似乎只剩下铅笔在纸上扫过时发出的沙沙声响。而你眼里也只有那个睡容安静的少年,渐渐,线条充盈了整张画纸。少女则心情愉悦地收起本子,轻轻整理书包回家。 

 而他依旧趴在桌上睡得昏天暗地,大抵是昨晚又熬夜打游戏了。


Two

 从那之后,“泽田纲吉”这个人在你心里逐渐鲜明起来:矮小、赢弱、学习差、人缘不好;处处受排挤。当时她在日记上记下那些曾经属于他的词语。时隔多年你重新翻开年少时的笔记,轻轻抚平已泛卷的纸张,再一次看到这些略显青涩的语句时,泪水还是不可避免地湿了你的眼眶。
 咳,有些扯远了。而所有故事的开头,都要从那天说起。
 不知是谁恶意的玩笑,碰掉了他放在桌上的课本,恰好掉在你的座位旁。
 只犹豫了两秒,便动作麻利地拾起书,重新放在桌上。而那人显然愣怔了几秒。之后才开口道谢。你看到之后扬起嘴角:“那你打算用什么谢呢?”对面那人显然没想到少女会这样反问他,于是开始变得结巴起来,“我……那个……”

 看到他这副模样,你笑得更开心了。只留下一句“我开玩笑的”便转过身。
 ——真是个笨蛋,连道谢都会结巴。 
 当时你并不知道自己会喜欢一个笨蛋。


 而所有的时光,都在少女轻巧的语调中变得明朗起来。


也就是在那之后,两人之间的关系才逐渐亲密。你会给他看自己新画的作品;你会和他一起吃便当;你会和他一起慢慢走过那条回家的路,两人的身影在夕阳下被不断拉长;你自从得知了他暗恋京子之后经常拿这个梗开玩笑,总喜欢看他在夕阳下微微发红,带着腼腆笑容的侧脸。

——其实他,是个很温柔的人呢。你这么想着。


Three.

一场秋雨就这样不期而遇地到来,雨滴在水面上溅起小小的水花。你从包里翻出外衣套上,以防刚刚痊愈的身体再次受凉感冒。之前在医院呆了一个星期已经够你受的了。

撑开伞,走了两步看到有人在向自己招手。过了许久才看清原来是他。她慢慢走过去,就看到那人露出一个温暖的笑。于是,情不自禁地自己也笑开了。

而一路上又是相对无言。泽田试图说些什么,看到你的状态只好又把话咽了回去。

到了家门口,挥了挥手对那人说了再见。

然后像个痴汉[一秒出戏((]一样趴在窗口看着泽田纲吉逐渐远去的背影,好像那人不只是一点点消失在雨中,也在一步一步地远离你的世界。

于是你在心底默默地朝他挥挥手,这次是真的要再见了。

从那以后你就一直休学在家,原因是因病在家静养。之后你看到她的少年又恢复了一个人。单薄的背影显得愈发孤独。看到这里你的双眼感到酸涩,好想冲过去拥抱他的背影告诉他其实并不孤独。只是,你终究不能这么做。他与你之间,无论距离多近,都有着无法言说的距离。而这距离,你用尽了仅有的一生也没走完。与其说是走完,不如说是你走到一半就放弃。

 你们就像两条相交的直线,交点过后彼此都走向更为遥远的未来。 


Four.

因为病情你一直在家静养,医生说也许有一天你脑内的瘤子会使她失忆。你害怕会忘掉那个笑容温暖的少年,于是你就像疯了一样在家里画画,画纸上全是那个人。

——我说真的,我一点都不想忘掉你。


后来的后来,你看到她的少年开始微笑,开始和喜欢的女生一起回家,开始有很多的朋友即使生活被搞的鸡飞狗跳也能感到他是真的,很开心。

于是连带着你也很开心。即使你知道这份开心不会持续太久。


Five,

你偶尔会出门,不过都是挑在他去上课的时间。日子也就这么不紧不慢的过着。而少年偶尔也会来看你,敲了敲门知道你不愿见他便在门口坐下自言自语,直到那一天。

你坐在门口沉默了良久开口说道,“我要去意大利了。”

你不敢出声,静静地等待他说完下面的话。

“其实算来,好久都没见过你了。久到我都要忘记你的模样了。”

忘了最好啊。你这么想着。

“发生了很多事情,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如此说起。”

“我只是想谢谢你,曾经做过我唯一的朋友。”

对啊我也仅仅就是朋友,而已。

“想了想还是来跟你告别,”

“也许以后就见不到啦,谢谢你,再见。”

你还以为你不会哭的。没想到泪湿了整个脸庞。

骗人,泽田纲吉,我曾经要你一直呆在我的世界中的。



这时窗外开始下雨。你听到他慢慢起身,然后踱步离开。

你站起来打开房门,冲着对面那人大喊。

“再见,泽田纲吉!”


你看着他的背影一点点在雨中消失,你一直认为是他主动离开你的世界,熟不知是你一点一点疏远他让他终究消失在你的世界边缘。就像在星空中陨落一颗曾经耀眼的星,不是他消失,而是他离开之后在别人的天空中熠熠生辉。你就这样亲手把他推出了你的世界,而你毫不知情。因为到头来你的星空中总会有更为闪亮的星。


后来的后来,你终于学会成长,学会面对每一次的离别。

假如星辰不再,而你依旧。

Fin,


Free Talk>////<

原本是初三开的脑洞 原本是少女跟少年的故事后来硬生生被我掰成了27x你[滚

怎么说呢 代入了一些我身边的人 女主其实写到一半发现没名字[[出息 后来想了想就谢了27x你 

写文的时候很心塞啊 女主大概被我柔和进了许多性格特点但是不要在意人本来就是复杂多变的[?]

总之也稍稍有我自己的影子吧 当年那么喜欢27也只能言说是过去 以后学业压力也会大事情也越来越多 估计也越来越淡出家教圈改萌全职了【快够

啊总觉得写FT是件很爽的事但是真的开始写又不知道写啥……

在家教同人圈也没特别好的基友 就发出来大众娱乐一下hhhhhh

请轻拍 作者是个玻璃心[[<泥垢

总之谢谢看到这里的你哟ww


评论
热度(1)

© 把酒话桑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