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酒话桑麻

头像by好屁/随便写点东西/是个神经病/杂食向

【楚路】暮年

 @暮克 的点文【可能你自己都记不得了

偶尔也要写点别的CP换换脑子嘛!

ooc ooc ooc

Let's go!



One.

楚子航没想到自己会和他共度一生。

事情仿佛还是刚开始的时候,他在仕兰简直是呼风唤雨一般的人物,那时他并没有注意到路明非这样的小人物。

经历了高速公路的那个雨夜,他自己找到了卡塞尔学院,遇到了恺撒这个对手,成了狮心会会长,依旧在卡塞尔继续被封为传奇。


后来,他遇到了他,那个在他看来总是有些畏手畏脑的少年。

于是他在他回国后的同学会上开着豪车去接他,帮他这个连自己喜欢的女孩都抓不住的废柴。

连他自己也意识不到这份感情是什么时候变质的。


Two.

而在后面发生的事情却让他知道原来自己小看了他。

尼伯龙根里的激战让他再次和小魔鬼路鸣泽签订契约,杀死了龙王。

其实他有些说不清楚自己对夏弥的感情,说是朋友似乎又不够,说是恋人似乎又太远。不过他看得出来,路明非那个废柴也看得出来,夏弥很喜欢他。


当时的他很想问问路明非,你觉得呢吗。可是翻来覆去想了想,自己凭什么要问呢?以师兄的身份吗?这样的话得到的答案一定是“师兄你喜欢的话就要去追求啊!”这样的二逼答案。

当然,后来确实没有机会再问这个问题了。那个女孩子已经永远地沉睡在地铁深处的尼伯龙根里了。


Three.

后来发生的事情也自然都在他意料之外。一路漂洋过海抵达日本,结识源稚生和源稚女,在源氏重工里大开杀戒等等,甚至是在高天原里当牛郎。

他和恺撒在这一程倒是相伴了许久,而路明非和绘梨衣也共同度过了许多时间。

即使是杀胚,他也意识到自己的感情根源,全都是那个内心沉睡的少年。


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呢,连他自己也不知道。


他也看得出来,绘梨衣也很依赖他。

就这样吧,当时的他这样想着。


Four.

然而,绘梨衣还是离开了。也许这就是生来作为“鬼”的容器的她的结局。

他与那个小恶魔100%融合,与那个可怕的人,或者称为龙的家伙激战。


然而这并改变不了绘梨衣的结局。

他看得出来,他很失落。而这种失落在他得知那个女孩子为他买了花票之时达到了极点。

他却什么都做不了。

也许就是在那个时候吧,想陪着他就这么走下去。


Five.

已过暮年的他躺在床上,回想着他的一生。

在屠龙这条路上他的黄金瞳制造了很多血腥,一步步走来,岁月在他身上留下道道痕迹,他的头发开始发白,眼角开始下垂,行动也很不利索。

而看到在自己旁边沉睡的他,忽然觉得时间过的真快,仿佛昨天还是他在“自由一日”打败他和恺撒的日子。

而如今双鬓已白。

不过已过暮年,幸而有你。

血腥风雨,温柔已老。


Fin

终于写完啦_(:з」∠)_ 我记性不太好所以文里面可能有bug………不要在意啦各位看个开心就好(。

毕竟也只是练手(ntm

血腥风雨,温柔已老。真的很适合楚路呢w

谢谢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5)
热度(8)

© 把酒话桑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