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酒话桑麻

头像by好屁/随便写点东西/是个神经病/杂食向

暗房间。[原创]

Topic:暗房间。|Dark Room。

Writer:Recall·Memories。|盛开de雏菊。

 

食用请注意:

※作者原创废。渣渣什么的。

※死亡梗有。

※灵魂出窍梗有。

※此文是社团作业。

※此文有关时光轴。

※希望观看愉快XD。

 

 

<<不断地验证某件事,其实就是在心里希望它能出错。>>

 

Part.01>>>>>> 

  Amber觉得她的身边,她的周围,全部都笼罩在一片黑暗里。那像是一种潮湿的感觉。她觉得她动不了了。那种感觉就像身体柔软说不上名字的黑色虫子一样,缓慢地在她的手臂上爬行。潮湿的感觉深入骨髓,阴冷一瞬间占据了她整个身体。Amber甚至觉得有蚂蚁在她身上爬来爬去,在一点点啃噬她的皮肤。Amber好像还能感觉得到她躺在一片木地板上,似乎连蚂蚁在地上爬都会被她误听成人的脚步踩在有些生锈的地板上,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

耳朵似乎是坏掉了吧。而眼睛,周遭都是黑暗,就算能用也帮不上什么忙。她先自爱什么都做不了。房间里满是伸手不见五指让人有种想要发抖的黑暗。Amber发现自己的鼻子似乎还能闻到味道,嗅了嗅。发现空气里包含着潮湿的感觉。而潮湿的感觉里全都是令人厌恶的酸臭的味道。有点像尸圝体的味道。

 

  对,有点像尸圝体的味道。那种在死后被人乱投圝尸后在空气中慢慢腐朽的酸臭味。时间就这么一分一秒的过去。远方响起滴答滴答的滴水声,像是从遥远的时空传来地水声。永不停歇地流着。而她的头脑也在这种连绵不断的滴水声中渐渐清醒过来。开始思索离开这里的方法。首先,脑袋还可以思考。四肢完全没有知觉而动不了。 

耳畔传来地水声提醒她听觉没有大碍。

 

  她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回事。大脑里一片空白。这种状态一直持续到她把零散的记忆拼贴起来,隐约记起往事。她似乎是被锁在了自己的房间里?然后一场大火吞噬了一切。不断倒塌的房梁,炽热的火焰,湮灭一切的浓烟。在她的记忆力将成为擦不掉的伤痕,因为它带来的伤害是如此之大。让她在远去的岁月里仍旧觉得那些记忆鲜活如昨。而不是像很多年前已经泛黄的旧时光一样,不会成为永恒。

  记忆的最后保存着她撕心裂肺的呐喊声。她在说“救救我!”

  然后视线被拉长,求救的声音渐渐远离耳畔。难以言说的痛疼让她蹙了蹙眉头。习惯性的闭上眼就觉得一阵晕眩。

 

  “我……为什么又回到了这里?”这是再次醒来后的Amber,所说的第一句话。

 

 

Part 02>>>>>>>

  从地上坐起来,右手从半空中举起摸了摸头,四处望了望,只看到自己那已经被一场大火吞噬的一干二净的房间,如今却是一如既往。可是这里难道不该已经被大火吞噬了吗。看了看身上,没有任何的伤口。

  难道,是自己的幻觉?如果是,那还真是逼真的幻觉啊,逼真到她自己都想要去相信。Amber只能苦笑。

  门外传来敲门声,她站起去开门,看到是Denise。她还是那副模样,金黄色的及腰长发。能透过她金黄色的眼眸从而看到自己。Amber愣怔了一下。还是微笑了起来。

 

  “Amber你要快点啊,怎么还没换衣服?就差你一个了唷。”Denise指代的是聚会。

  Amber顿了几秒钟便回答,“我现在就换衣服,等一下。”原本她还有些顾虑那个幻觉的事情,可是听到Denise的话便没有多想。

 

  Amber不知道的是,因为她的敏感没有派上用场,所以她在刚刚就犯下了一个错误,而这个错误足以让她再次死亡。因为她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最好的朋友Denise刚刚说的话以及自己刚刚的回答,和那个幻觉里火灾之前Denise的话语如出一辙。不,应该说是完全的一模一样。等到她换完衣服打算开门出去聚会的时候,她发现了她的房门被人从外面反锁上了,和那个幻觉一模一样。于是在仅仅几秒之后,Amber再次意识到某种东西遥不可及了。熟悉的记忆再次浮上心头。

说实话她和Denise也吵过架,记得那时她路过她的房门,听到Denise用恨恨的声音说道,“她就等着吧!还有一场吞噬一切的大火在等着她呢!”

  红眸里的震惊无法消去。

 

Part 03>>>>>>

  Amber又一次地躺在这里了。不同于第一次的是,也许她更清楚她躺在这里的原因,更明白自己的身体状况。因为那种独一无二的无力感成了她记忆中无法抹去的伤痕。老实说这并不是什么能够令人感到身心愉快的事情,相信谁在意识到自己死了两次,况且还都是同一种死法的情况下都会疯掉的吧。但是Amber不同,她是个做事坚持的人,永远都不会半途而废,只要有一丝希望她就不会放弃。更何况这才是第二次,仅仅是第二次而已啊。

  这点小挫折对她而言没什么大不了的。

 

Part 04>>>>>>

  第三次。Amber第三次醒来,然后开门。就像第二次一样碰见了Denise,不过她可没有给Denise说话的机会,而是直接推开她冲出门口。留下莫名其妙的Denise,或者说是,根本没有机会说出和上次一模一样的话出来的Denise。

 

 

  然后呢?

  然后Amber就冲了出去呀。因为想要逃离的关系被车撞死了。

 

Part 05>>>>>>

  这已经是她第九次了回到这里了。再坚强的神经也会断掉。她发现她每次醒来,在躲过了上一次被人谋杀后总是有无穷无尽的被杀在等待着她。她总是觉得无论如何人类会有无数种杀死她的方法,可偏偏她又不知道为什么。开始的她每次都去冒险都去尝试,她相信只要有一丝希望就不应该放弃,这是她的风格她的处事习惯。可是每次当她还留在躲过一劫后的欣喜若狂中,事实却开始残酷的告诉她。她将又一次回到那个暗房间里,去那里等待她的死期。

 

  她不是没有想过反抗,她在第七次的时候努力反抗着那种晕眩的感觉。她在心里告诫自己不能晕过去,不然迎接她的又是每次成功后却又马上到来的寂寥。可是她不愿晕过去,却有股力量迫使她再次回到那个她厌恶的地方。待她再次醒来的时候,就又是那个暗房间,原来的模样。那一刹那,Amber觉得有什么东西要从自己的头皮里出来了,因为锥心刺骨的疼痛让她难以忍受。她知道,这是对她精神的折磨,目的就是让她疯,让她像个疯子一样去面对这一切。然后去死。

简单来说,就是让她从精神方面开始一步步的走向死亡。

 

  在第十一次失败后,她忽然想起了Elvis。她的初恋情人。那是属于她自己暗恋和单恋的日子。

 

Part 06>>>>>>>

  Elvis是个拥有一头黄发的温柔男子。他是Amber的初恋或者暗恋对象,同时也是学校里高她一级的学长。说实话他们最多也就是在学校碰过几次面而已。Elvis是个画画的天才,Amber只看到过他画的夕阳和云霞。夺目耀眼的色彩占据了整张画纸,浓厚的功底和天才般的才华让Amber忍不住惊叹。看着他的画,忽然有种伤心的感觉。伤心……?她不知道为何看到太阳没入了那抹灿烂的云霞之中,光芒已经不再绚丽。存在于画纸上的,仅仅是淡到不能再淡的影子,全不似白天的那样粲然。而是独自的黯淡。

 怅然的感觉瞬时涌上心头。然后她发觉自己对待这个天才的心态开始有了慢慢地改变,和别人不同。可是有什么不同,也仅仅是多了一份喜欢而已。明明早就知道是一份无果的爱恋,可是Amber却还是坚持喜欢他。

 

  

 

  为什么,这时候会想起呢。

  记得他总是独自一人坐在画室里画画。整个房间里寂静得只剩下碳素划过纸张的细微摩擦声,以及他平淡如水的呼吸声。从窗外透进的夕阳笼罩着他,勾勒出一个单薄的背影。画纸上不再是灿烂的云霞满天,而是腥红的血液。就像真实的血液一样慢慢往下流。她的瞳孔一下子收紧。然后她才意识到原来她的额头上已经满是汗水。

  所以,连Elvis的画都在预告她那只能是一篇血腥的未来吗。

 

Part 07>>>>>>>>

  夜凉如水的夜里,她终于勇敢地对Elvis说出自己的心意。

  “Elvis,我,我我喜欢你很久了!”一面红着脸大胆说出告白的话语,一面却只能看到明明温柔性格的人脸上却出现鄙夷和不屑的表情。

 

“很抱歉,我并不喜欢你呢。相反你的脸色比你的发色还要更深,这才比较好笑呢。哈哈。”

 她只能咬了咬唇然后逃开。

 

 

Part 08>>>>>>>

  第十三次了,她仍然被困在这个时间不断循环的尾度而无法自拔。在这十三次的过程中她完全没有时间流逝的意识,也就是说她在这段时间内是去了所谓的时间观念,她甚至不知道她这是过了几个小时几天几月。或者几年。她也从未考虑过这个问题。再者,时间又能帮得上什么忙呢。说到底她也只拥有这一种带着血腥的未来罢了。

  那么,这种未来,她不要也罢。她宁愿亲手斩断这种未来。Amber已经被折磨到快要疯了。脑海里不断交织错过的全部都是这十几次的逃亡过程,像是十几条胶卷交织在一起,于是就会越缠越紧越缠越紧,最后变成一个死结。一个谁都无法解开的死结,而她自己就恰巧站在这个死结的中心,被死结缠住,然后精神崩溃,最后死亡。而这正是Amber的真实感觉,她真的受够了。耳畔充斥着她和Denise一起度过那些欢乐日子的欢笑声,以及Elvis的画笔与画纸的摩擦声,或者Denise尖酸刻薄的诅咒,和Elvis毕业那天亲自拒绝她的话语。她觉得她快要爆炸了。

 

  第十四次,她也只是答应了Denise之后就坐在房间里。

  第十五次也一样。

  第十六次也一样。

  第十七次……

  第十八次……

  ……

 

Part 09>>>>>>>>

  再一次。已经数不清这是第几次了,Amber干脆什么都不去想,只是静静地等死。Denise的聚会邀请不再理会,对于Elvis的回忆狠狠地止住。她让自己保持同一个姿势,基本上只有空间的变化而已。

 

  最后呢。

  最后她狠狠地把抽屉里的美工刀插进脉搏,然后她倒在地上的血泊里,和Elvis的那张画里没有显现出来的内容一模一样。

 

 那个暗房间还是旧时的模样,只是旧人却不在。

 

=FIN=

评论

© 把酒话桑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