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酒话桑麻

头像by好屁/随便写点东西/是个神经病/杂食向

因与聿案簿录 - 逆转(流水账、烂尾注意)

虽然没看过原著但还是谢谢大贞卖的安利(你)……话说回来也认识三四年了啊时间真快

未到晨钟梦已阑:

首先、祝椅子植树……生日快乐!!
>>>
】】】
假如大人不再是大人,小孩不再是小孩……
那这个世界会怎样?
>>>
发觉时间有点晚,虞夏一边冲下楼梯一边嘀咕着什么。然后就在抵达一楼的瞬间,他发觉已经看惯了的日常中突然有什么不对。
——有一个和自己一模一样不过就是多了副眼镜的男生坐在沙发上看新闻。
“你是谁?!”
虞夏倒退一步,喝了一声。
“啊,夏,他是我和聿收养的孩子。因为案子的关系所以接下来都要待在我们家。”虞因从厨房探出头。
“……啥?!你们为什么莫名其妙的就收养了个小孩还长的和我一模一样?!”
接过少荻聿端过来的早餐,虞因淡淡的说了句:“他比你大。”所以你没资格管人家叫小孩。
虞夏沉默了。
“佟,过来吃早餐。”虞因招呼了坐在沙发上的男孩到餐桌边上,“对了夏,刚刚忘记说,他叫虞佟,比你大个几分钟吧大概。现在在读大学,多半会转到你们学校继续读。”
虞夏瞪着微笑着开始吃早餐的虞佟。
“还真是巧,佟和我们同姓,还和夏你长的一模一样。”
虞因又补上了这一句,换来的是虞夏的撑桌飞踢,不过被少荻聿挡下来了。
少荻聿看了虞夏一眼,早餐时间禁止动手的意思很明显。
然后他们就很怂的乖乖继续吃早餐了。
吃完早餐,虞因整理好自己后就准备出门:“聿,那两只小的就交给你了。”
少荻聿点点头,继续慢条斯理的吃着早餐。
“二爸你今天不用去上班喔?”
听见虞夏的问题,少荻聿拿起一旁的素描本。
『前几天破了个案子,所以今天休假。你要去学校吗?』
“我今天没课,下午去打工。”
看了看日历,虞夏决定吃完饭后回去补觉。偏头想了想,少荻聿掏出手机调出一个人的资料,伸到虞夏面前。
“……阿司?他有找我吗?”
看见屏幕上显示的是高中好友的名字,虞夏略微疑惑了一下。
少荻聿点头,开始收拾起桌子。收拾完以后,他掏出一张事先写好的字条放在虞夏面前。
『我等下出门带佟熟悉周围,你自己随意。』
挑了挑眉,虞夏拿出手机打通了严司的电话。
“阿司你找我哦?”
电话接通后他直接劈头一句,电话那边还传来严司小声嘀咕的才六点多老大你搞什么鬼的声音,虞夏听的不耐烦了啧了一声,然后严司就乖乖的说出了自己的目的。
“我听说你两个爸爸收养了一个长的和你一样的小孩咧,快抓出来让我们看看。”
“滚!”用十分简洁明了的单字告诉严司休想后,虞夏直接走回房,也没有理睬又坐回沙发上看新闻的虞佟。
其实如果对方不来干扰他的生活的话,他其实也不是那么在意虞佟会不会成为自己的哥哥。
就某种意义上,他的经历和对方还有点相似……
重新扑倒回软绵绵的床上,虞夏在睡翻之前迷迷糊糊的想道。
然后他一觉睡到午饭前。
原本他以为自己会睡到自己设好的闹钟响起来为止,睁开眼才发现他是被弄醒的。
而且还是被虞佟弄醒的。
“你朋友找你。”一直微笑着的虞佟这样告诉虞夏。不过他并不会告诉依然躺在床上的对方他去开门时被误认了。
“有三个,带头的说他叫严司。”
虞佟又补充了一句。像是要证明虞佟所说的,严司的声音直接从楼下门外传到楼上:“夏老大——快点来开门吧——”
开门?
“你没让他们进来?”
“没有,因为我不认识。”十分淡定的告诉他这句,虞佟跳下了床,“聿叔叔带我出去的时候碰到案件,所以他去支援了,让我先回来。”
“对了,为什么他们叫你夏老大?”
离开房间之前虞佟回头问了一句。
“干你屁事。还有别叫二爸聿叔叔,听着别扭。”
高中时期和不良少年干架大获全胜的结果是被两个爸爸拎去对打和骂一顿这事他当然不会说。该死的是严司那个混蛋还围观了事件的开始发展和结局,然后就一直叫他夏老大了,搞得他还经常被误会是不良少年。
虽然很不想让严司进门,但鉴于他后面还有黎子泓和玖深两位友人,虞夏只好打开了门,虞佟则是端出冰在冰箱里的果汁。
“噢噢老大他就是你两个爸爸领养的小孩啊!”接过果汁,之前被严司挡着没看见人的玖深惊讶了,“长得好像!”
瞥了还在上高中的友人一眼,虞夏轻轻的抛了一句话过去:“据我爸他们说他比我大。”
噗!的玖深把果汁喷了出来。
这两个该死的娃娃脸!
“你们几个,没事跑来做什么?”
“就是想见下他呗。喂,你叫什么名字?”
“我吗?”虞佟指了指自己,得到严司点头的回应后说出了自己的名字。然后这次喷果汁的就不止玖深了。
“哇噻……老大你们是不是失散多年的双胞胎?”
“滚!”虞夏巴了玖深的脑袋。
“有可能诶,”唯一没喷果汁而只是略微呛到的严司说,“夏老大你不也是被阿因叔和聿叔捡回来的咩。”
“去你的,我不是捡来的。”
“那你又不是亲生的。”
虞夏瞪了他一眼:“我记得我有告诉过你我为什么会在这里的原因。”
严司看了眼虞佟,大概猜到虞夏什么意思,他耸耸肩,闭上了嘴。
虞佟悄悄看向多半知情的另外两人,得到的是耸肩表明无可奉告的回应。
>>>
“聿,可以检查一下那边吗?”
和虞因一起赶到现场的一太把工具递给少荻聿,然后指了个角落。看了他一眼,少荻聿一手拿着工具,一手将两人到之前和方苡薰一起写下的非正式报告递过去。
一太接过报告,和虞因一起听其他先到的人的报告。
报告完之后,阿方笑笑的搭着虞因的肩膀:“诶阿因有没有看到什么东西啊?”
“去,我连死者长什么样都还不知道。”
虞因这一组的办案效率总是非常高。例如这起冲动杀人的案子的犯人三天后就被抓到了。
——大概是因为有能看见并非这个世界的东西的虞因和方苡薰、直觉准到爆表的一太和细心的少荻聿的存在吧。
不过,抓到犯人那是三天后的事情,现在,还只是第一天。

虞因和少荻聿回到家时,发现虞佟正在往虞夏身上涂药水。
“夏你受伤了?”
虞夏冷哼了一声,“今天去打工的时候有人来抢劫。”然后劫匪被他揍了一顿。
两人点头,懂了。因为这种事不是第一次发生了,曾经虞夏还试过追飞车抢匪追到他们摔车。
虞因在虞夏上了初中之后就常常思考为什么自家小孩干架会这么厉害,明明只教了基本的防身术。
给虞夏处理好伤口后,虞佟去洗手间处理自己身上沾到的东西。瞄了眼虞佟的背影,虞夏轻声的对自家两个父亲说道——
“他干架的水平不比我差。”
虞因惊愕了。
为什么他两个小孩干架都这么厉害啊!
“……不过他好像受过伤,不怎么跑跳。”

“……夏也是被收养的?”
几个月后,已经和严司们熟起来的虞佟诧异的看向开始爆料的严司。
“对啊,夏老大也是被收养的。听说他很小的时候他父母和亲戚被卷进什么大案子都死了,办那个案子的正好是因叔他们那组,所以顺手收养了夏老大。”
“诶……”
“还有就是,因叔和聿叔其实除了同事关系就没什么关系了,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们两个会一起住那么大间屋子。”
咬着叉子,严司爆出了更大的料。

评论
热度(7)
  1. 把酒话桑麻帆多琉_愿晨钟不鸣 转载了此文字
    虽然没看过原著但还是谢谢大贞卖的安利(你)……话说回来也认识三四年了啊时间真快

© 把酒话桑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