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酒话桑麻

头像by好屁/随便写点东西/是个神经病/杂食向

【周练2】昨日芬芳-大花生贺

啪啪啪点赞

雨椰子:

CP:陆屿光(大花)x叶城安(大米)


 


烂尾有【。


 


part.1


陆屿光睡不着。


他在床上翻来覆去,意识昏沉,可是就是进入不了深度睡眠的状态。


最后烦躁地不行,他坐起来开灯一看时间,才夜里1点多。


突然觉得有些口干舌燥,陆屿光起来给自己倒水喝。然后看到了发亮的手机。


一条离线的QQ提醒。


叶城安 22:24:35


你在吗?


说到叶城安……该怎么说呢,算是陆屿光的学长。


但是从初中他就认识叶城安了,那个时候叶城安在别的学校,比他高两个年级,基本上是要玩命的关键时刻。


后来他考上了叶城安所在的学校,两个人才真正地算是学长与学弟的关系。


后来大学时期他和叶城安还有过一些联系,直到现在工作,陆屿光的手机里这个人的手机号就一直摆在那里,好像没了存在的意义一样。对方不会主动打来,陆屿光当然也不是自己去找尴尬的人。


陆屿光把这句话反反复复看了十多遍,把手机放下,重新躺回了床上。


 


 


part.2


陆屿光走进咖啡馆的时候,一眼就看到了坐在右侧的叶城安。


从中学时代以来,在陆屿光的记忆中,叶城安好像一直都没有变过样子似的,仅有的改变就是从年轻到成熟。他记忆里的帽衫学长成了现在的西服CEO。


叶城安当时高考上榜考进了一所很有名的大学,等到陆屿光拼了命地学也考进那所大学时,却被告知叶城安大二一开始就退学了,自己去创业拼搏。


不解变成了现在的惊叹,叶城安也的确打拼出了一番事业,但是如今再面对他,陆屿光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他现在还没有走上社会,本科毕业之后陆屿光并没有去找工作,反而是打算再去国外读研再开拓一下阅历,而外国的一所大学已经通过了他的申请,下个月就可以去报道了。


陆屿光不知道,为什么叶城安要来找他。他略作镇定地打了招呼,然后坐到叶城安的面前。


“嗯,小光。”叶城安看到他点了点头,然后帮他点了一杯蓝山。


“学长,你这是……”


“算是告别吧。”叶城安笑笑,“我之前太忙了,这几年居然没有联系过你。顿时觉得自己有些,怎么说呢,可耻……?来见你一面,看到你还挺好的,我也就放心了。”


陆屿光抓住了重点。“学长,你要去哪啊?”


“我要移民了,全家一起。这其实也不是我一个人能够决定的……”


叶城安看他的眼神,是带着些愧疚的。陆屿光不清楚,是因为几年来没有联系到他,还是因为就要离开的时候才告诉他。


“呃,移民?这不是好事儿吗?”陆屿光低头看着杯子里的能够映出他模样的咖啡说,“中国现在到处都是雾霾,吃的东西也不好,自然灾害也多,还是趁早到国外比较好吧?”


“其实也不完全是这个原因,毕竟中国是我的祖国,我不会忘记的。”叶城安端起杯子喝了一口,“那么,我问问,这几年你过得怎么样?”


“也没有什么……”


陆屿光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答得接下来的话,等他完全清醒过来的时候,他已经现在了家门口,正在掏出钥匙打开门。


将大灯打开,屋子里顿时一片敞亮。这个房子是他在大学附近租的房子,因为之后就要去国外读研了,所以干脆就一直续租到了下个月。


坐在了沙发上,他努力回想起之前咖啡馆的事。他最后和叶城安聊的都是社会问题,移民的事情也没有问详细,只知道一周之后他就要去国外了,如果还有事情,这周之内还可以联系他。


但是这些事情还不足以让自己大脑短路,就像是被催眠一样。


当照镜子的时候,发现自己的嘴唇异样的时候,陆屿光傻了。


他想起来了。


在咖啡馆事情的最后,他喝完了最后一口蓝山,有些苦涩的味道一直刺激着他的味蕾和神经。


然后,他忍不住,吻了叶城安。


 


pert.3


作为一个有勇气做(zuo)事(si),没勇气面对现实的人,陆屿光完事儿就遁走了,连叶城安什么脸色什么反应都没有看到。


反正,之后不会再遇到了吧。陆屿光心想,世界这么大,这么羞耻的事情肯定也有不少人做过。


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喜欢上叶城安的。


是初中时远远看到他组织学校活动的时候,还是高中和他一起去学画画的时候呢。


哦,对了,才想起来。陆屿光把阳台上的花端了下来,马上就是深秋了,天竺葵红色的花瓣开得正合适。


高中的时候,可以参加社团活动,于是陆屿光就去了从小自己就很喜欢的美术社。结果却在美术教室看到了叶城安。


已经高三的叶城安按着陆屿光的思维应该是现在在教室里好好上课或者自习,没想到却偷溜出来,在学校里转悠。也许是经过美术教室的时候,他看到了在里面报名的陆屿光。


“小光来学画画啊?”


“嗯嗯,挺不错的,我画画可烂了,连临摹都不行,只好看着你们画了。”


“那行!以后我每天来看你画画好了。”


“这个素材不错,你们这次的速写主题是……?”


之后每天放学后,陆屿光都能看到叶城安的身影。高三了还是这样的状态,他真担心叶城安最后高考失利。然而每当他去劝叶城安去复习的时候,对方总是以“没事我可是学霸就算逃课也不会管”这样的理由来说服他。


真的吗……陆屿光记得有一次不小心在他的书包里看到一张79分的卷子。


后来有一次,陆屿光抱着绘画工具来到美术教室,就看到叶城安正在摆弄一盆花。


  


那花陆屿光不认识,粉色的,要说叶城安一个大男人摆弄它似乎还有些违和感。


“来了?放学收拾得还挺快啊,”叶城安看到他走进来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来,看看,这是你今天的主题。”


“啊?为什么是这盆花?”陆屿光放下工具,略有不解。


通常来说,每天社团活动的主题都是由老师来指定的,老师说画什么,他们就画什么。


“今天我去和老师商量了一下,觉得你们水平参差不齐,还是练自己不擅长的比较好。所以……”陆屿光看到叶城安抱起那盆花,指着。


“你来画花。”


 


说实话,陆屿光不是没有养过花。只是从小到大他养过的无论是植物还是动物最后的结局都是难逃一死。


这样险恶的童年经历让陆屿光对于养一些什么玩意儿都不感兴趣,但是今天叶城安要他把这盆花带回家,要他好好观察的同时也要照看着,可别弄死了,因为这是叶城安打工的花店给送的,名叫天竺葵。


为此陆屿光还上网查了好多资料。什么性喜冬暖夏凉,最适宜的温度是10-20摄氏度,不能太过频繁施肥等等。在家里也找了好几个地方来摆,最后放在了客厅沙发旁边靠近阳台的地方,那里冬天晴天有太阳,夏天不会被直接晒到。


可别弄死了,陆屿光对自己说,然后他拿起了铅笔。第一次这么认真的画花,陆屿光上次画花已经是小学的时候了,之后上课学的都是形体阴影等画法,各种抽象画临摹了不少,可是很少写生。


他花了近一个小时才画完,一看时间,连晚饭的时间都过了,只好随便做点开水来泡泡面吃。看着自己的画,还是觉得别扭,交给老师的时候,也是充满愧疚的。陆屿光心里忐忑地想着,结果却得到了老师的表扬。


“啧……小陆啊你这个风格但是独特的,以后试着多画画花吧,我看好你哟。”


松了一口气从美术教室出来的陆屿光,却在耳边听到了这样一句话。他立刻转头,有些无奈地看向学老师说话的叶城安。


他怀里依旧抱着一盆天竺葵,然后想要腾出一只手去看看陆屿光的画。却被陆屿光猜中意图,被躲了过去,然后看着陆屿光把其他的画也一并收回到了书包里。


“喂,我说你啊……有必要这么害羞吗?”叶城安没有看成,只好悻悻地把手缩了回去。


“这不是害羞不害羞的问题啊,而是应该不应该的问题。”陆屿光显得义正言辞,“你想想,是你让我练这个的,怎么说也要看到一个最好的结果吧?”


叶城安有些怪异地看了陆屿光一眼。


“行吧行吧,等你哪天画完了兴奋得跑来给我看,我说不定在哪里都不知道了。诺,每天一盆花。”


 


part.4


可是直到现在,叶城安也没有看到那幅画。


陆屿光看着窗台上的已经摆满了的天竺葵,大学的时候还特意将这些搬到租的房子里,现在想想,之后要怎么办呢,毕竟这是一项不小的工程啊。


那时,得知叶城安退学了之后,他还去过那家叶城安常常打工过的花店去询问。店主告诉他,叶城安的确来打过工,只是花都是自己买的。天竺葵的价钱也说不上贵,但是陆屿光知道,当时叶城安每天只有15块钱的饭钱。


后来他怎么也想不明白叶城安送他天竺葵的意思,直到某天看到了花语。红色天竺葵的花语是“你在我的脑海里挥之不去。”而红色单瓣天竺葵的品种是“TrueLove”。


陆屿光怔住,然后关上了网页。


总之,那都是过去了吧。


 


Part.5


陆屿光拉紧了身上的外衣,侧身走进了一家花店。


不知道国外有没有天竺葵,他心想,姑且还是问一问吧?然后对里面的店员询问。“ah,do you have a kind of flower is geranium?”


“geranium?……let me see.”片刻之后,“sorry,the last one to be scheduled.You can see someother like that……”


“No,thank you.”陆屿光听见没有了之后,便失去了再看花的兴趣。他掏出手机看了一眼屏幕,上面正是开的正旺的天竺葵。


“oh sir!You’re here!”店员又说了一句话。


陆屿光回头,视线一下子凝固。


叶城安站在花店的门口。他直直看着陆屿光,然后笑了。


“Yes,I bought,is to give him.”


 


红色的TrueLove。


这不是偶然。


END

评论
热度(8)
  1. 把酒话桑麻曉の明星 转载了此文字
    啪啪啪点赞
  2. 把酒话桑麻曉の明星 转载了此文字
    啪啪啪点赞
  3. 空中深海曉の明星 转载了此文字  到 拥有遗忘
    ……雨夜你的周练。够狠。

© 把酒话桑麻 | Powered by LOFTER